Monday, 26 September, 2022

single post

  • Home
  • 世纪难题“最近违缘很多”的对治方法
感悟

世纪难题“最近违缘很多”的对治方法

《入行论》精进品的65、66讲,讲到精进需要四种助缘,包括信乐力、坚毅力、放舍力和欢喜力。其中信乐力是对于佛法的信心,要通过思惟有漏业力中的善恶业力会感得快乐和痛苦果报,以及无漏清净业力会感得佛国净土果报来生起;而坚毅力则是对于自己的信心。导师说,对佛法有信心,对自己有信心,基本上就没什么问题了。

这样看起来,我每天观察思惟忆念死亡、三恶道苦、三宝的功德,实际上是在培养信乐力。没有这样思惟的时候,自己的心是麻木的,不会想要修学佛法。因为很容易感觉日子蛮平常的。只有这样思惟,才会生起如救头燃般的紧迫感和想要去成就的信心和兴奋感。

但是另一种力量——信毅力,却被自己忽视了。真觉得寂天菩萨特别了解我。坚毅力就是坚持,它的生起首先要思惟半途而废对自己的影响,那就会形成对自己誓言草率的习惯,以后干什么都容易一事无成。回顾这半生,自己其实并不是笨得怎样,却没有什么成就,原因就在于自己遇到困难容易放弃的性格。那么,这样做是不是有法义中所说的过患呢?那些有发生在我身上吗?不管我愿不愿意接受,事实上,它是存在的。所以我要对治它。

那怎么办呢?要思惟修善自信和能力自信。修善自信就是说,一般人不学佛法,看不清自己,没有自主能力。而我既然学了佛法,比别人更有条件去断恶修善,并帮助别人去实践。这一点我深有体会,在学《道次第》业果一章的时候,因为对业果特别特别难生起信心,有一次在地铁上第N次回忆法义,我发现自己还是没有深信不疑,心中就有想法了:“不如算了。”但是马上想到,我答应了一切众生的,如果我不管他们了,换作是我,导师不管我了,我愿意吗?那样多惨啊。于是又坚持下去,对业果反复思惟,终于让业果的观念在自己相续中产生了作用。

还有一次是我先生曾经一个多月没去上班,陷在郁闷的情绪里,每天脸色都很难看。我当时也很难过,心想:“我怎么那么倒霉,为什么我要背负两个人解脱的责任?”我记得当时有一次在走进地铁站前,看到马路上一只麻雀的尸体,被太阳晒得内脏都爆出来了。当下心里很震撼:如果你不担负起自己解脱和众生解脱的责任,未来就是这只麻雀,无可奈何地来,无可奈何地去,一点不能自主。于是忏悔,发愿。最后,先生也感念到了力量,从不好的状态里走了出来。所以,思惟我比别人更有条件做这件事,我必须去承担,这是坚毅力产生的因之一。

能力自信就是说,要认识到自己有佛性,烦恼是没有根的,要对自己正确评估,对修行生起信心。记得有次遇到很大烦恼和障碍的时候,每每去面对那个场景内心都感觉非常煎熬。有一次,又是坐地铁,哪都不想去了,中途下车给慧娅师兄打电话,很害怕,当时都哭了。因为当时觉得心中感受不到三宝真实存在的那种信心了。那时刚开始修学,经验很少,碰到这样的事特别害怕。后来经历多了,就知道这是假老虎,一旦修习定课、安住闻思,状态很快就回来了。一般人遇到烦恼时,如果对生命没有一定的认识,就会无可奈何,无能为力,甚至会想自己反正不行,自暴自弃。所以要对自己的能力有正确评估,不要被自己的感觉给骗了。

所以,有信心,随着次第耐心去修,慢慢地,福慧资粮又会具足。如果信心不足,会被小小的困难伤害。回顾自己过去几年的修学,确实是这样。无论遇到再大的打击,绝对不放弃自修、小组和班级共修;无论什么岗位,根据自己的能力尽量去承担,在义工行中用当期法义调整自己,日复一日地背《道次第》目录。信心和能力确实在不断增长,而且外在的生存环境也会随之改善。像我以前很喜欢抱怨,我怎么怎么差,我有什么什么问题,常跟慧瑜师兄吐槽。后来自己也意识到了:你经常抱怨,这对自己的生命有改变吗?没有。别人安慰你,能代替你过你的人生吗?不能。你去修学做事能改善吗?能。马上就不抱怨了,该干啥干啥去。所以,能力自信是坚毅力生起的第二个因。

最后,导师又苦口婆心地补充,修行就是舍凡夫心、发菩提心,凡夫心就是障碍。突破障碍,菩提心就增长,否则修行就会停顿,被卡在某一个烦恼中。其实,我们是没有选择余地的。

回顾自己这段时间的手忙脚乱,其实完全在于没有如法地修学,每周勉强完成修学的第一第二步就不错了,没有做观念的禅修。这必然没有办法克服障碍。因为,修行就是要树立正见才能认清真相,认清真相才能摆脱错误。面对障碍,唯有树立信心,调整自己的时间,尽力修学。无论做到多少,下一周的成就就在这一周的努力基础上,下一生的成就就在今生努力的基础上,做多少就是赚到了多少。

感恩寂天菩萨,感恩导师。通过学习这一课我也认识到,对于所带班的师兄的状态应该有更多的接纳和关心,就像慧瑜师兄当初对我那样耐心。同时,我还要把自己的信心传递给他们,多多指出被他们自己所忽略的自身正向条件。

近期评论

没有评论可显示。